溘九

杀生

杀生

有一片粉色。  


    晚自习教室里,窜飞着一只体型庞大外貌可怖的虫子。所到之处尖叫声迭起,飞速掠过时,以虫子为中心,人群像丢进石头的水面,瞬间呈圆形倒开,散出了波纹。娇喘声在安静的教室中格外突兀。

    人们慌乱躲避,细琐的紧张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慌乱的不只妹子,还有虫子。一通横冲直撞后,它累了,匍匐在我这一组旁边的过道上。

    “弄死它!弄死它!快啊...

2015-03-02 热度:2 #文字 #怪诞 随笔

是全部童年记忆。童年随着搬出老院而结束。

Neweii 北尾:

   刚回来那几天  和 @十刀老鸟 一起回一中的老家属院看了看

   已经很少有人在这里住了 略显荒凉

   这里有她的大部分童年和我的一小部分记忆 

   这次去了一些我小时从未敢涉足的秘密领域

   前院遇到一只小萝莉 怯生生地看着我们这两个“陌生人”...


2014-02-13 8张图片 热度:5 #记忆 #十刀&北尾

2014.2.13 摘

在肥仔看来,人类所犯下的错误中,百分之九十九是出于为自己感到羞愧,撒谎遮掩,想要变成另一个人。诚实是肥仔的金钱,是他的武器和盾牌。你一诚实,人们就怕你,因为你让他们感到震惊。肥仔发现,别人都身陷尴尬扭捏,虚伪作态的泥潭中,生怕真相泄露,而他却被不加修饰的原始状态所吸引。他喜欢即使丑陋但却真实的东西,喜欢让他父亲那样的人感到害羞恶心的一切。弥赛亚,贱民,所谓疯子,罪犯,都让他思考良久。他们都是被沉睡的大众唾弃的高贵之人。
《偶发空缺》J.K.Rowling

2014-02-13 热度:3 #文摘 #文字 #文学 #偶发空缺 #J.K.Rowling

(当年的一篇作文,当时的标题是《我想握住你的手》,现在觉得,这个标题真恶心啊)

      她已经很老了,很老很老。在我的印象里老了很久。依然老着,越来越老。

      几天前去她家,其实是去看她新生的重孙,顺带瞧了瞧她罢了。她早已经糊涂了,竟在把玩自己的大便。母亲上前为她清理,笑她:“你羞不羞啊!”我也刮刮脸,冲她做出一个“羞羞”的表情。她咧嘴憨笑,望着我。“认识她不?”母亲指指我问她。“我认得到呢,认得到。”她含混不清地答,眼睛定定地盯着我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我记得她已经很久没有记起我了。她离我越来越远,生活里,记忆中。...


2014-01-28 热度:1

我是如此怜悯。

你尽可以发怒,若你甘愿,怒火吞噬了你,将你灼伤,以至化成灰烬,我也会如你所愿的,袖手旁观。恰合我意。
你尽可以发怒,但我自始至终地认为,你自始至终无权迁怒。
迁怒,你是要放任怒火蔓延?你无权让你失控的火舌放肆地掠过我的脸颊。
我的无视,我的冷漠,你尽无权挑衅。
你尽可以发怒。烧了你自己。卑劣的黑灰会趁风嚣张吧?我且答应你,会收起对它们的厌弃。
你尽可以发怒。
你知道,我是如此怜悯。

2014-01-26 热度:1 #随感 思绪 文字

© 溘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